懒得去画她了,”维基答道。“这张佩吉·卢的素

。”西碧尔迎合道。
“我会死吗?”每一个化身都对威尔伯医生问过这话。对有些化身来说,整合似乎是死亡的同义语。医生再三保证说不会,说在整合以后各个化身不会停止生存,但他们仍是半信半疑。“我还得做好多事哩,你瞧吧,我不会在这儿呆多久啦,”瓦妮莎告诉马西娅。连西碧尔在误解了医生所说维基要比现在的西碧尔本人还更多地继承了原先的西碧尔的秉性以后,也郑重其词地说,“我不想死,不想让位给那个喋喋不休的长舌妇。”
“我记得教会的许多许多事情,”克拉拉追忆地说,威洛·科纳斯教堂里发生的事情,我记忆犹新。”
“我叫你上床,”她母亲说,“现在就走。”
“我觉得,”迈克随后不久说道,“西碧尔要比她自己所估量的以及锡德和我以前想的有价值得多。人们关心她,象弗洛拉、弗洛拉的母亲。唔,当然还有那位女大夫和拉蒙”
“我觉得好一些。”
“我觉得你的比喻并不贴切。”
“我觉得你太过份了。”弗里达决断地说,“而她却没有想做一个好闺女。”
“我觉得挺漂亮,”西碧尔说,“我要把它挂在树上。”
“我觉得应该这样,”佩吉郑重回答。
“我就出来。妈妈。”玛丽答道。
“我看,可以这样讲,”维基深思地说。“你瞧,我是一个完整的人。而西碧尔不是。你千万别告诉她。她为此而烦恼。这是她的一种变态心理。”
“我看不出来,”她嗓音嘶哑。
“我看差不多,”维基对于年龄增加到三十七岁并不热心。她用手指轻轻在桌上弹击着,说:“我不是告诉过你:西碧尔希望成为我,而不知如何才能成为我吗?”
“我看你们两位姑娘挺有幽默感。”医生说。
“我看我们办不到,”南希生硬地说。“可是,眼前我最发愁的还是公众的事。”她又露出恐惧的目光。“天主教徒乘我们不备,就会混进来,突然得手的。”
“我可以找保险经纪人呀,只要你有电话号码。”
“我肯定会喜欢她。”
“我恐怕是晚到了,”维基走到她朋友身边。“我很对不起。刚才有一个业务方面的约会,我无法脱身。”
“我来,亲爱的,”他也跪在炉边。
“我懒得去画她了,”维基答道。“这张佩吉·卢的素描也运用于佩吉·安。她俩长得很象。你会亲眼见到的。”
“我离开实验室,”佩吉·卢继续说着,“因为我不愿为玻璃碎裂而受到责备。我没有打碎它。不,我没有打碎。而且在卢鲁说是我打碎的时候,我也没有打碎过。但那一次,我受到责罚。是的,我受到责罚。这是不公平的。”
“我理解这一点,维基,可是,你瞧,原先我以为是双重人格,想把佩吉·卢的事告诉她。可是西碧尔不给我机会讲这件事。”
“我立刻就拿下来,”西碧尔答应道。
“我马上就来、”威尔伯医生自告奋勇。她一边把受话器放回电话机的叉簧上,一边猜想特迪所谓“她真发火啦”的真意很可能是佩吉·卢出来顶替了。因此,医生并不十分惊奇。
“我冒险试试吧,”维基回答。
“我没事,谢谢你,”西碧尔的回答有些生硬。
“我没有啊。有些事,我做不了,维基就替我来做。我过去没有把她撂下。”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