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露着血红的伤口的子宫旁边

宫应该是在很深的地方,看样子跟性行为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呢?
  那是半年前的事了,冬子喝醉后接受了木田的吻。
  那是她住院之前,心里忐忑不安,一心想有所依X,而且十分眷恋自己尚且完整无缺的身体,所以,她想在住院之前向什么人袒露自己的肉体。当时,她坐卧不安,希望能借诸于什么强有力的外来力量来消除自己的恐惧。
  那天冬子一直在店里忙,挺累的。她九点钟去了代官山夫人的家里。
  那天开始连晴了两天,又开始下起了雨。
  那天晚上,冬子本来并不打算与贵志同床共枕。她只是想聚聚,吃完饭后便回来。
  那天晚上,冬子的身心都经受了一次新的体验。在遭受蹂躏、凌辱之后冬子还活着。强暴之后,冬子自己站起来回家了。
  那天早上,冬子正要起床,天下起了雨,豆大的雨点击打在玻璃窗上,街上有投送报纸的少年飞速跑过,看着看着,潜隐于体内的种种不快逐渐退去,心情陡然开朗起来。冬子去洗了个沐浴,照照镜子。“一直苍白忧郁的脸上出现了一些生气,隧道似是昨晚到了尽头。”
  那些千奇百怪的虫子像是鬛狗,围在业已死亡、裸露着血红的伤口的子宫旁边,贪婪地饕餮着。
  那一次,贵志怎么会变成自由身的?是不是先将妻子送回了娘家,总之一直陪她到元旦的傍晚。
  那一刻,她的脑海一片空白,这种空白使她接受了木田的吻。
  那医生或者没有说错,但囊肿这种病,应该不会这么简简单单就检查出来的。
  那以后,船津去调查医院,不知结果如何。冬子虽颇为在意,却没有主动联络。
  那以后,贵志曾打过两次电话来。两次都没有什么要紧事,闲聊而已。
  那以后就再没有电话了。
  那之后,两个人通过几次电话,都是贵志打过来。每次冬子拿起话筒,贵志都千篇一律地问:“怎么样?”
  那之后,中山夫人来过两次电话,但冬子都没有去,第一次是因为有些感冒,另外一次则是突然接了订单,需要尽快赶出来。
  那种事她都顶过来了,不会再有更糟糕的事情……
  那种一瞬,涌上身体的感觉与在自己身上施暴的男人是两码事。
  奶冲粟米片、烤面包、火腿配蛋。贵志风卷残云般扫得干干净净,冬子却呷了几口咖啡而已。
  男的和女的,两个人都抱着同一个目的,结果却以失败而告终。
  男女的性、生理及体位等等,书里面都有详细解说。冬子读过这方面的记述两、三次。
  男人把车停下来,用圆珠笔在火柴盒背面记下。
  男人沉声说着,一把扯烂了冬子的衬衣。
  男人的声音温柔得让人起疑。
  男人就这样,他们不了解女人的情绪因时而异。因为男人自己一般情绪都比较稳定,便认为女性也是一样。
  男人看看冬子。
  男人看看周围,又跑了两、三百米停下来,指了指左边的小径。
  男人看着前方问道。强jian了人家却还去向人家有没有事,真是好笑。见冬子不吱声,男人又指指冬子的提包说,“里面给你留了些零钱。”
  男人可能是不愿让冬子看到车牌号码,冬子点点头下了车。
  男人们好像有点担心时间,许是他们害怕天亮后再出公寓,会惹人注意。
  男人们激赏这种爽快,将之定为日本的国花。这体现出日本男性推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