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起来还真像有气球这么回事

  10楼座上还不错。理奇看到亨利和他那帮狐朋狗友坐在楼下第二排。有五六个,都穿着大头皮鞋,翘着二郎腿。福克斯先生走过去提醒他们把脚放下,他们就放下。福克斯先生刚转身离开,他们又把脚仰上来。过上5分钟、10分钟,福克斯先生又走过去,那一幕便又重新上演一次。他们知道福克斯不敢把他们撵出去。
  10年?如果我再听到你说一句是你的错,我就要吐了。听见了没有?
  10天!求求你,艾迪!别……“
  115天后,也就是快6月末的时候,比尔告诉理奇他想去内伯特大街,到艾迪看到麻风病人的那个门廊下看看。
  11艾迪打开了房门。
  11他梦到1月发生的,他不敢告诉妈妈的那件事。
  11一小时后他们来到俱乐部。大家都坐在那儿,一言就发,想着自己的心事。班恩极力想把那座破屋里发生的一切当做一场梦,希望那一切会像所有的噩梦一样,慢慢地就被忘记了。但是事与愿违。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从他吃力地爬进地窖到比尔用椅子砸碎后房的玻璃,他们一个一个钻出来,一幕一幕都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11在最后一缕光线渐渐消失,黑暗彻底降临之前,她看见比尔的妻子又猛地向下坠落20英尺,然后停在那个高度,开始像纺锤一样飞速旋转起来,红褐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他的妻子,她想。但是我是他的初恋。如果他认为另外一个女人是他的初恋,那是因为他忘记了……忘记了德里。
  12“艾、艾迪,听我说。我想让你叫班、班、班恩过来一、一下。”比尔说。
  12“来。”马克低声说着,叹了口气。
  12“弄到手了吗?”理奇急切地问。
  12“小丑叫了你的名字?”里维斯警官毫无表情地问道。他一面朝哈罗德警官使了个眼色。
  12此后的两个星期,再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12在洗衣房的外面,贝弗莉和大伙说了再见,自己拿着抹布回了家,公寓里仍然静悄悄的。她把抹布放在厨房的水槽下面,站起身,朝洗手间望去。
  13警察局5层的警长办公室里,里德马赫警长和布迪里尔检察官仍在讯问15岁的克里斯多夫。厄温。
  13像往常一样,当比尔跨上车的那一瞬间,理奇就觉得他们要摔在坚硬的水泥地上,脑浆进裂。那辆大自行车左右摇摆,喀啦喀啦响得像机关枪。理奇紧闭双眼,等着那不可避免的结局。
  14比尔也听到了奔跑的脚步声,知道那个怪物还不肯罢休。但是他不敢回头去看。一旦那个怪物追上来,就会将他们碎尸万段。
  14看到要把安德兰。曼伦扔到河里,哈格提朝他们冲了过去,一边拼命地高声尖叫着:“不要!不要!不要!”
  15看完厄温的审讯记录,多恩。哈格提对厄温的陈述断然否认。他说小丑并没有将安德兰拖上河的对岸,至少不像厄温所见到的那样——厄温那时只是一个袖手旁观的看客,已经失去了理智。
  16“听起来还真像有气球这么回事。”里维斯警官说着,又给加德纳警官使了一个眼色。
  17直到12月13号,德里地区法庭开庭审理格顿和斯蒂夫所犯的谋杀罪之前,哈罗德林德纳警官的心情一直都很平静。他找到了助理检察官布迪里尔,想问一下他对于那个小丑的看法。开始布迪里尔不想说,但是后来看到加德纳警官执意坚持,他同意了。
  18约翰。格顿一级谋杀罪成立,判处在托马斯顿监狱服刑10至20年。
  1921年,1923年,1924年。上帝才知道它们值多少钱。
  1930年深秋发生在“黑点”酒吧的那场大火。
  1937年父亲领了伤残退休金,永远离开了军队。在训练新兵时,一个新兵因害怕将一颗手雷掷到了父亲脚下——幸运的是,手雷没有完全爆炸,所以爸爸只失去了左脚的大部分,而不是胸部以下的所有躯干。
  1958年6月的第四周——就是他第一次遇见班恩。汉斯科之后的那一周,又是他和班恩还有艾迪筑坝的那一周,也就是班恩、理奇。
  1958年7月6日的《德里新闻》头版——“博顿说曼克林将被控谋杀继子罪”
  1958年的春天,父亲在一个信封的背面给他留了一张便条,上面写到:“没杂活。如果愿意的话,骑上自行车到帕斯彻路。在路的左边,你会看到许多旧建筑物和旧机器。周围走一走,然后带个纪念品回来。不要靠近地客口!天黑以前回来。你知道为什么。”
  1958年在德里又有127个孩子失踪,年龄从3岁一直到19岁。
  1958年这里还不过是一个大镇子,市区居民大概有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