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到一阵晕眩,闭上了眼睛。

  10布迪里尔和里德马赫警长都默不作声,向前微微探了探身。克里斯垂着头还在不停地说着。这正是他们想要了解的。这段供词足以把这三个浑蛋中的两个送进监狱。
  10点零2分德里镇中心全面瘫痪。迸裂的水塔里涌出的水淹没了整个堪萨斯大街。滚滚洪流从阿普孜尔山直冲下来,整个商业区都泡在一片汪洋之中。一切都开始摇晃起来。
  10分钟后,奥德拉就上路了,每到一个路口就提醒自己如果忘记了,靠左行驶的话,她就会被撞得粉身碎骨。
  10还是追来了。
  10两个小时后班恩钻出他的藏身之处,蓬头垢面,不过精神了许多。真是不可思议,他竟然睡着了。
3万,还有7000人住在周围的村庄。现在,这里已经发展成为城市——跟伦敦或纽约相比当然小极了,但是缅因州最大的城市波特兰也只有30万人口。按照缅因州的标准,这里真算得上是颇具规模了。
面,磕了头。他们一下全都围了过来。突然听到教练说:“好了。
  啊!上帝!快别想了!
  ——啊,你又来了,小伙子!但是你的头发怎么了?全秃了!
  啊,他记得这么多……但是还不够。
  啊,突然他回忆起发生的一切。
  埃格伯特。索罗古德今年99岁。他也在那个时刻猛然惊醒过来。要出事了,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吓得浑身颤抖。要出大事了。
  艾、艾迪?“
  艾迪。
  艾迪。卡斯布拉克紧紧地握住他的哮喘喷雾剂,感到一阵晕眩,闭上了眼睛。
  艾迪。我需、需要你、你。“
  艾迪?“
  艾迪拔腿就跑。格莉塔一把抓住他,撕破了他的衬衫,在他的衣领后洒下一道可怕的粘液。托尼。图雷克也爬出地面。帕特里克也跌跌撞撞地走过来。艾迪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力气,拼命地跑开了。
  艾迪把瓶子递给他。斯坦利先拿了两片,然后犹豫了一下,又拿了一片。他把瓶子还给艾迪,扭曲着脸把药片一片接一片地吞了下去,然后继续讲他的故事。
  艾迪把手里的两个装满衣物和药品的大包放在前厅的门边。他突然记起了什么——是母亲的幽灵。母亲虽已过世多年,却不时地在与他的思想对话,提醒着他。
  艾迪把哮喘喷雾剂对准喉咙,就像一个要扣动扳机自杀的人。他吸了一大口气,感到呼吸畅通了,胸口的压迫感也消失了。他的脑子里突然又飘来那个幽灵般的声音。他似乎听到母亲跟布莱克教练为他能不能上体育课在争吵不休。听见母亲气愤地说:“他身体弱。我儿子身体很弱。”
  艾迪悲伤地笑着,站了起来,把喷雾剂塞进了裤兜里。“根本就不是因为鼻子的原因,而是因为想起了我妈。”
  艾迪膘了他一眼,但是理奇并不是在开玩笑;他神情严肃,若有所思。
  艾迪不安地环视四周,夹紧了胳膊下的木板。
  艾迪不安地看着他,说道:“嗯……”
  艾迪不安地看着她,从裤兜里掏出他的哮喘喷雾剂,喷了一下,然后弯下腰去,开始捡那些散落的硬币。
  艾迪不解地看着他。
  艾迪不吭声了。她又转过身,看着比尔。别的人围了一圈,低头不语。
  艾迪不情愿地指指最下面的那根管道……虽然比尔的心一沉,但是他丝毫不感到惊奇。“那一根。”
  艾迪不停地向前跑,在麦卡森公园附近昏倒在地止。一群孩子躲开了他,因为他看上去像个酒鬼,也许得了什么可怕的病,甚至也许就是那个杀手。他们说要报警,但是最后还是没去。
  艾迪不知不觉地伸手去拿他的哮喘喷雾剂。
  艾迪朝喉咙喷了一些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艾迪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从本垒走到投手上堆,又走到游击手活动的区域。站了一会儿,为这里的死寂感到震动。然后慢慢踱到栅栏边。那里生满铁锈,长满了爬行的蔓藤,但是总还在那里。从那里放眼望去,地面缓缓下降,树木绿得通服。班伦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丛林。
  艾迪吃力地走到他身边,头发都粘在头皮上。胳膊上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