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迪大步穿过门厅,走到前门

  艾迪大步穿过门厅,走到前门。他低着头,茫然地向前走,仿佛一个顶着飓风前行的人。他又感到呼吸困难。手中的袋子重似千斤。
  艾迪大笑起来。“理奇,这是我听过的最难听的声音。”
  艾迪带着大家在黑暗的地道里走了一个小时,可能一个半小时,最后不得不承认,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迷路了。他的语调与其说是恐惧,倒不如说是迷惑。
  艾迪倒退几步,双手掩面。它朝他走过来,鲜血滴在它的腿上,结成一个个污点。
  艾迪倒在地上,鲜血从残余的一截断臂喷涌而出。他模模糊糊地感觉到比尔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理奇跌跌撞撞地向他走过来。
  艾迪的脸红得一直到了耳根,更感觉呼吸急促起来。
  艾迪的母亲赶走他的朋友后,带着胜利的喜悦踏进了艾迪的病房。在她迈进门的一刹那,那种喜悦消失了。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的喜悦被一种莫名的恐惧所代替,强烈而又沉重。
  艾迪的脑袋嗡嗡作响,他真的病了。
  艾迪的嗓子眼又是一阵发紧。
  艾迪的声音不紧不慢。“即使是止咳糖浆也是如此。”
  艾迪的胸口一阵刺痛。他低头看到鲜血从小球的缝线中喷涌而出,滴在碎石路上,溅在他的鞋上。
  艾迪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自从他爸在4年前去世之后,他妈的视力每况愈下。但是出于虚荣,她不仅拒绝去看眼科医生,也拒绝配眼镜。干了的血迹和巧克力牛奶的污迹看起来几乎一样。也许……
  艾迪点点头,他的呼吸已经顺畅了。
  艾迪点点头。
  艾迪点点头。“没问题。上次只有我一个人,这~次我踉朋友们在一起。是吗?”他看着他们露出一丝笑容。那样子看上去有点羞涩、有点瘦弱,但很迷人。
  艾迪点点头。“那个抽水站——”
  艾迪点点头。他觉得小孩应该听大人的话,但是他心里一直在南咕,不知道凯尼先生要干什么。
  艾迪发出一声颤抖、刺耳的尖叫。伸手去摸他的哮喘喷雾剂,却把那东西碰到地上。那个哮喘喷雾剂滚到比尔脚下。他拣起那东西,看到艾迪脸色蜡黄,呼吸困难。
  艾迪飞了出去,撞在写字台上。他的左臂正好垫在了后面。他感觉过去的骨折的地方又断开了。一阵刺痛突然袭来,艾迪痛苦地咬紧了牙关。
  艾迪飞身跳上自行车,喘着粗气,喉咙发涩,胸口闷闷的。他用力蹬车,加快速度。这时那个流浪汉已经抓住了挂在后面的车筐。车子晃了几下。艾迪回头看到那个家伙还跟在车子后面跑,紧咬着嘴唇,那样子好像又绝望,又气愤。
  艾迪感到非常累,他不由得又晕了过去。
  艾迪给他们打开了门,脸色苍白、紧张。左臂的姿势很特别,使人想起了过去的日子。
  艾迪还是很固执地坚持他的看法。“那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艾迪还是很倔强:“那还是不能证明——”
  艾迪还是没有回答。
  艾迪毫不讳言,他娶的简直就是他的母亲。麦拉叶斯布拉克特别胖。5年前艾迪娶她的时候,她还只是微微发福。不过有时候艾迪觉得麦拉有一大会臃肿不堪。上帝,他母亲就是个胖子,麦拉着起来更胖得多。她穿了件白色的睡衣,胸部和臀部像海浪一样凸出来。那张不加修饰的脸,惨白光亮,看起来异常可怕。
  艾迪环视着大家,看着比尔正在观察那即将建成的地下俱乐部,轻轻地说:“即使有危险,也总得有人去做啊。我发现这是我从我妈妈身上没有发现过的最重要的一点。”接下来是一阵沉默。
  艾迪慌乱地抓起了电话,拨了一个“0‘。铃声不断地响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